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兰荣杰 > 我们怎么爱孩子?

我们怎么爱孩子?

教育孩子实际是在教育自己。

——托尔斯泰

 

暑假之中,小区由物业牵头,前后组织了几次低龄儿童趣味活动。内容以游戏为主,大多比较简单。为了鼓励小朋友们积极参与,还有一些奖品,不外乎也就是一些简单的玩具。这本是好事一件,可是每一次带女儿参加,总有一些闹心的地方,不仅让我和爱人时不时相视苦笑,甚至连女儿也有了不再参加的念头。

小区有一定规模,小朋友人数本不少,兼之场地和器材限制,不可能保证每一项游戏都能让所有小朋友参与。主持游戏的物业姑娘便让小朋友们举手自荐,再挑选几人参与,并尽量做到机会均等。每到这个时候,小朋友们自然是热情高涨,纷纷举手报名。刚开始秩序还好,被选中者兴高采烈玩游戏,旁观的小朋友也是看得兴致勃勃。现场一片唧唧喳喳的清脆童声,虽然吵闹,倒也不失为一种风景。可是一两轮之后,一些家长就开始大声嚷嚷:“我们一直在举手,为什么不选我们?!”“我们坐在第一排,你为什么偏偏让后面的人玩?!”主持人本就穷于应付一帮小家伙,再被家长高声质问,一下子更是手忙脚乱。再到后来,个别家长干脆不等举手环节,直接抱着小朋友上台去抢游戏器材。另一些家长本来还等着主持人点名,可是一看有人已经捷足先登,干脆也跟着冲上去。现场迅速混乱不堪,主持人一脸无奈,个别胆小的小朋友甚至被吓得哇哇大哭。

其实,因为地段和房价的因素,能够在这个小区买房的家长,至少也算成都的中产。比如楼下车库里,百万级甚至千万级豪车也不少见。邻居们平时出入,基本也都衣着光鲜,人模人样。偶尔一起聊聊,多数还算有知识、有素质的文明人,似乎不至于为了区区几个玩具就眼红。可是同样一些家长,为何一到小孩子的游戏场,居然一改谦谦淑女/君子风,甚至恨不得赤膊上阵,只不过为了让小朋友多几次游戏的机会?

答案似乎很简单:父母爱孩子,希望孩子在游戏中获得快乐和成长,所以要尽可能为孩子争取参与游戏的机会。父母爱孩子,甚至远超过爱自己,所以不惜自降身段,哪怕明知周遭有邻居不满的眼光,也要为孩子争取这一丁点利益。然而无论如何,爱并不是为恶的正当理由。爱自己的孩子,并不意味着可以无视他人的孩子,更不意味着可以突破公认的规则去为孩子争抢利益。这种爱的结果,必然将是丑陋的丛林法则,看谁的脸皮最厚,看谁的拳头最硬。“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”,不正是这个意思吗?

诚然,鼓励孩子积极尝试并参与竞争,应该是值得肯定的育儿观念。然而过犹不及,如果鼓励参与变成了分文必争,甚至不惜抛弃体面和自重,不惜违反约定的规则,那即便最终确实多得了几次游戏机会,是否真的有利于教育孩子呢?要知道,孩子们不仅是从游戏中学习。家长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,儿女们会从家长的一言一行中学习。任何当过父母的人,肯定都会惊讶于小朋友的模仿能力。正是从这个意义上,托尔斯泰才说,教育孩子实际是在教育自己。一个要求儿女“听话”的家长,如果可以不听从主持人的安排,可以强行上台参与游戏,可以为了争夺游戏机会而恶言相向,又如何期待儿女长大以后会有规则意识呢?

别人如何教育孩子,毕竟是别人的事。然而别的家长的争抢行为,又确实具有明显的“外部性”。比如一直以来,我和爱人都教导女儿,玩游戏要排队,除讲究先来后到之外,还要注意礼貌和谦让,人多时不妨让别的小朋友先玩。看到这混乱的一幕后,女儿疑惑地问我:“爸爸,他们为什么不排队呢?他们为什么要吵架呢?”我无言以对。因为我和爱人都拉不下面子去争抢,几次活动下来,除了人人都有份的游戏外,女儿基本捞不着多少参与机会,也就慢慢不太想去参加。不仅如此,我估计物业在经历这些混乱后,也有打退堂鼓的意思,不愿意再组织类似吃力不讨好的活动。本来皆大欢喜的好事,就因为部分家长的过分“爱心”,最终不仅没人捞着好处,甚至人人都是满腹怨言,这对一个平时自诩“高尚社区”的楼盘,可谓赤裸裸的讽刺。

其实再想想,这种以爱为名义的恶,又何尝不是处处皆是?医院里对着医生大喊大叫的家长,学校里给老师私下送礼的家长,地铁上为孩子霸占座位的家长,哪一个不是出于对孩子的爱?如果仅仅为了自己,很多家长可能不至于如此不顾脸面;可是一旦以孩子的名义,一切争抢、下作乃至违法犯纪的事,似乎都可以做得理直气壮。在爱的名义面前,规则和道德成为可以随时被突破的东西,似乎只要以爱为初衷和目标,就可以不在乎手段的正当性。对儿女的爱,俨然可以成为恶行的通行证。然而问题在于,一旦可以采用恶的手段,爱的终点可能就是伤害:不仅伤害自己的儿女,也伤害到整个社会。毕竟,一个没有规则意识的丛林社会,不会有人是真正的赢家。一个从小就习惯于不讲规则的孩子,长大后可能尤其容易作奸犯科。哈耶克的一句话可能是最好的注脚:“所有通往地狱之路,原来都是准备到天堂去的。”

删节版原载《方圆》2014年第17期

推荐 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