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14年03月04日 17:45

厦门的芒果5斤重——兼谈错案何以发生

周末正值爱人生日。难忍杭州阴冷彻骨的冬天,也趁着时间合适,我们便去厦门晒晒太阳。周六上午,徜徉在环岛路旁的海滩上,偶见一条小巷颇有味道,随兴溜达进去,发现是地图上强烈推荐的“文艺生活街区”曾厝垵。冬日暖阳之下,一路别致的客栈和小店,三两悠闲的游人,再加点音乐和闽南小吃,颇有一番“这才叫旅行”的感觉。

走到曲折弄堂的尽头,有几家卖水果的小摊位。一溜热带水果,五颜六色,颇为诱人。与别处不同的是,每家摊位都挂着快递的牌子,打着“全国包邮”的广告。感叹闽南人会做“一条龙&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3月01日 01:44

另一排地铁售票机

再次坐高铁到北京南站,转乘地铁4号线入城。对于我等外地人,到地铁站台的第一件事就是购买单程票。根据经验,人工售票窗口不仅有限,而且往往人满为患,所以最好是找自动售票机。南站设计倒挺合理,高铁乘客出口正对面就是四台售票机,不过因为人流量太大,全都排着长长的队伍。但我别无选择,只有乖乖排队的份。不仅如此,因为看到队伍太长,我还得赶快加入,免得稍一迟疑,购票队伍就又要加长不少。我唯一的“选择”,不外乎是凭感觉找一条(可能)稍微短些的队伍而已。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1月03日 14:07

刑辩律师执业风险与职业伦理指引(讨论稿)

【按】安全地做一个有担当的刑辩律师,相信这是诸多法律人的梦想。然而执业风险与职业伦理并非总是结伴同行,尤其在当下中国这么一个特殊的司法环境中,两者之间可能经常存在龃龉。不才末学,草就一份《刑辩律师执业风险与职业伦理指引》,斗胆求教于各位方家,亦望能抛砖引玉,引起业界更多讨论。任何批评和建议,请致lanrongjie@gmail.com.

目录

第一节         委托代理关系... 2

第一条         【监护人、近亲属委托辩护】... 2

第二条 &nb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9月08日 02:01

法律人的关心

——在浙大光华法学院2013年研究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

各位新同学:

大家早上好!

七十多年前,浙大老校长竺可桢告诫当年的新生:“诸位在校,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,第一,到浙大来做什么?第二,将来毕业后做什么样的人?”对于这两个问题,今天的浙大学子经常戏谑地回答说:“混!”“混混!”

不要以为这是笑话!这很可能是事实。我和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6月26日 14:06

聂树斌和王书金:解不开的死结?

聂树斌与王书金,究竟谁杀了康某?

这个问题的答案,其实已经无关生死。聂树斌已经在18年前被执行死刑,王书金也因另负三条人命,或许也命不久也。然而我们关注这个案件,除了对于真相的执着和对于(可能的)冤死者的同情,更多是想检视中国司法的纠错意愿和能力,评估中国司法乃至执政者的伦理底线。然而仅就目前看来,这个问题似乎很难有一个答案。

一、问题的关键:采信谁的口供?

2013年6月25日,王书金案二审在河北邯郸开庭。这一场迟到六年的审判,看起来似乎有些荒唐:一审被判死刑的王书金,上诉并非为了求生,而是抗议一审法院少算了一条人命在他身上,主动要为康某被害一案担责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4月19日 00:01

政策的德性

房地产“空调”多年之后,号称“最猛”的“国五条”登台亮相。除了老调重弹的限购、限贷之外,真正的杀手锏无疑是对二手房转让征收20%的所得税。一时之间,抢在“国五条”落地之前,各地二手房交易呈天量暴增,房管部门的排队大军甚至堪比春运。不仅如此,由于限贷、限购、缴税等多与户口挂钩,各地都出现大量因买房、卖方而假离婚、假结婚的现象,以致有民政部门在门口贴出“楼市有风险,离婚需谨慎”的告示。网上更是不时传出“弄假成真”的故事,甚至有潜伏多年的“小三”借机上位,“逆袭”成功。楼市之荒唐,生活之无奈,爱情之脆弱,由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3月20日 22:58

信任从何而来?

江南的冬天太阴冷,为了给女儿一个温暖的春节,我和爱人早早订下马来西亚的机票和酒店。目的地是靠近泰国边境的一个小岛,名叫兰卡威,十五年前还算穷乡僻壤,如今已是享誉全球的度假胜地。游客以欧洲人为主,不过近年国人日益多起来,春节黄金周尤其如此。

兰卡威本岛不大,官方统计常住人口不到十万。自西向东横贯全岛,开车半小时足矣。然而毕竟地处热带,即便岛上植被茂盛,也少有人敢在炎炎烈日之下徒步太久。兼之年初属于旅游旺季,岛上出租车尽管价格昂贵,依然是供不应求,尤其是在热门景点。正是因此,出行前仓促浏览的几篇自由行攻略中,都把租车作为亲子旅行的必要选项。

入住宾馆后,我们出门午餐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3月06日 01:22

认识你我的偏见

给本科生上《刑事诉讼法》课程,讨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。这一做法系2012年修法时新增,仅适用于未成年人犯罪。课堂上播放一个案例,犯罪嫌疑人——姑且称之为小韩——是安徽某高三毕业生,高考后的暑假无所事事,沉溺于网吧,钱花光之后持刀抢劫一女士,获得现金数百元。案件侦查过程中,犯罪嫌疑人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也寄到,来自省内一全国重点高校。考虑到犯罪嫌疑人系初犯、偶犯,兼之认罪态度好,改造条件佳,检察机关决定不起诉。

严格说来,按照案发当时的法律,小韩并不适合被不起诉。修改前的《刑事诉讼法》规定,只有当犯罪情节轻微,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,才可以按不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2月20日 14:12

法官的职业性麻木

又到年底。在这冬天的冷雨中,我总是容易想起一个人。他的名字我已经忘记,但是他那张年轻的脸,那瘦削的背影,以及混杂着悔恨与愤怒的眼神,却时时浮现在眼前。尽管,我和他的人生交集其实只有区区二十来分钟。

他来自湖南农村,就像他的许多儿时伙伴一样,初中毕业之后,不算意外地没能继续学业,转而到沿海打工。我们见面的时候,他刚好20岁,一个花一样的年龄,充满各种可能。只不过,他的人生在这一年拐向一个他肯定未曾规划的方向:看守所。

我们见面的地方,是杭州某基层法院的审判法庭。身着号服的他,因涉嫌盗窃接受审判。我初到浙大任教,去法院随意选择案件旁听,希望直观了解当地司法。我坐在旁听席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23日 00:56

也谈“中国式过马路”

最近一个段子特别火:“所谓中国式过马路,只要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走了,与红绿灯无关。”相信读者诸君和我一样,看到这条段子的第一反应是哂然一笑,佩服作者的诙谐与机巧;接着是禁不住点头,对作者的观察深感认同。不仅如此,估计很多人都会打开回忆之门,反思自己是否有过同样的“从众违法”行为。

我承认,自己跟着“大部队”闯红灯的时候也不少。不过必须澄清一点,除了个别极为特殊的紧急情况,确保安全是我闯红灯的首要前提。然而不知是否因为自己的法律人身份,抑或因为大学教师的标签,每当“随波逐流”闯红灯的时候,我总要经历一番内心挣扎:跟着“大部队&rdqu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09日 22:01

狂欢与焦虑——刑事诉讼娱乐化反思

在所有的部门法律中,刑事诉讼可能是最能吸引眼球的一个。猎奇之心,人皆有之。不像民法的平淡和刑法的冷酷,刑事诉讼总如一部部扣人心弦的谍战剧,一边是阴险狡诈或刀光剑影的犯罪,一边是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的侦查;破案之时总是柳暗花明大快人心,审判之时又见庄严肃穆善恶有报。整个一个刑事诉讼程序,人性与制度、智慧与力量、正义与邪恶相互交融,身处其中的罪犯或许步步惊心,聚众围观者却往往能收获诸多欢乐。也许正是此,绝大多数涉案涉法的影视剧均以刑事案件为主,很少有民事或者行政案件当得了影视“主菜”。

不过影视毕竟是影视,更多只是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。现实生活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9月24日 18:44

桥塌了,超载司机一定有责任吗?

哈尔滨塌桥事故调查结果出来了,几乎不出意外,依然是货车超载惹的祸。想起一篇数月前的短评,本是针对怀柔塌桥事故而写,今天贴在这里,似乎也勉强算是“应景”。

34岁的司机张文军,驾驶超载110吨的挂车,压垮北京怀柔某桥梁,获刑4年,另需赔偿地方政府1556万元。简单的一串数字,离奇的一个案件,在网络上引起讨论无数。然而七嘴八舌之中,对法院判决赞同者少,质疑者多。反对的声音主要有三种:一是怀疑桥梁本身是豆腐渣,张文军无非是倒霉路过,不幸成为代罪羔羊;二是认为赔偿金额过高,一个打工仔一辈子也赔不起;三是认为超载乃体制痼疾,兼之张文军是受车主之命超载,严惩其个人属于治标不治本。</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9月15日 14:32

如何治理交通噪音?

中国城市苦噪音久也。分析噪音之来源,大小车辆恐怕是罪魁祸首。几乎任何一个临街的窗户,都免不了交通噪音的侵袭。汽车驶过时低沉的摩擦声和破空声,或许还可忍受;然而此起彼伏的喇叭声,总是让人容易抓狂。尤其在早晚高峰时期,或者车站学校商贸中心等地,噪音的分贝几可直逼机场。

每有朋友从美欧日澳过来,总是对此莫名惊诧。大约在真正的汽车发达国家,尽管交通密度可能更高,车载喇叭却很少用到。一位来自美国小城的朋友,曾经在中国西部某城市包车出行。饱受喇叭之苦的他,因为无奈和无聊,一路计算司机鸣笛的次数。结果在不到80公里的路上,他居然数到630余次!

一个更为尴尬的现实是,多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9月15日 01:55

深夜自省

2012年9月14日,女儿1岁零33天,第一次放开了妈妈的手,颤巍巍地迈开了自己的步伐。是的,女儿一天天长大了。

一年多来,因为在杭州工作,与成都的女儿聚少离多。虽然从5月底开始,女儿就能清楚地叫“爸爸”,但是这2000公里的距离,让我错过的总是太多。

从女儿第四个月开始,妻子就重新上班了,母乳喂养也自然终结。升职总是让人欣喜,可是难免伴随倍增的压力和责任。“周六保证不休息,周日休息无保证”。加班成为习惯,即便把所有空余时间都交给女儿,一周甚至也不到24小时。突然发现,这一年多以来,能够真正称得上购物的经历,妻子似乎只有一次。

从妻子怀孕开始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01日 21:36

当法律遇到外国人

最近一段时间,外国人在华犯事似乎突然猛增。恶劣者有英籍男子在北京宣武门当街性侵中国女孩,结果被路过之中国爷们痛殴。稍次者有俄籍大提琴手在火车上辱骂中国妇女,被人录像并于网上疯传,导致被乐团解聘。还有沈阳某留学生酒后闯进超市,强拿东西却不给钱,面对警察居然叫嚣:“我是外国人,有豁免权,中国法律不能制裁我!”

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乃当今普世原则,中国传统社会也有“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”之说。法律的本质是对事不对人,所以在西方文明中,法律的象征通常是一个蒙眼神女,一手持天平,用以判断是非,一手持宝剑,用以斩除邪恶。既然如此,不管是金发碧眼之欧美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5月22日 15:25

律师形象缘何欠佳?

莎士比亚曾言:“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杀死所有的律师!”这或许有文学的夸张,然而一个必须承认的现实是,尽管律师职业对于现代社会极其重要,但社会声誉却不如人意,甚至有每况愈下之隐忧。美国律协的一系列民意调查表明,过去数十年来,公众对律师职业的负面感受日渐上升。狡猾、贪婪、没有原则、讼棍、“魔鬼代言人”等负面词汇,开始越来越多用来描绘律师形象。

诚然,律师职业形象欠佳,很大程度上源自现代社会的全盘“法律化”。过去只靠宗族、乡邻或者单位就可妥善治理的社会,如今越发依赖于法律以及法律职业。当下的市井小民,无论买房、购车、下馆子、上医院、做买卖、成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5月07日 21:05

刑辩律师为何容易失德?

前文论及,中国当代刑辩律师表现出四种职业伦理困境,分别是“路人”、“顺民”、“帮凶”和“斗士”。客观地说,不管是哪一种角色,与法治发达国家的同行相比,中国刑辩律师的职业伦理困境都显得较为特殊。究其深层次原因,在于中国律师的职业伦理实践不仅受到主观选择和职业特点的影响,更与中国特殊的司法环境及律师行业管理有关。具体分析如下:

1、因律师个体原因导致的道德滑坡行为。对于中国当代刑辩律师的职业伦理困境,尽管可以从体制、文化、规范等多个方面寻找原因,但绝不能否定律师个体的主观责任。一方面,一些律师确实有主动“作恶”的行为,即“做了不该做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4月26日 22:36

官家打架,百姓之福?!

近日,最高法院颁布司法解释,对于法院参与房屋征收强制执行——即通常所谓之“强拆”——作出规定。坊间多有欢呼之声,尤其是看到司法解释中有“明显不符合公平补偿原则……应当裁定不予执行”的字眼,就认为多年流弊的行政强拆可以大幅减少,取而代之的将是皆大欢喜的自愿搬迁。不过心存怀疑者也不在少数,通常的担心是,只要法院还在政府的“屋檐”之下讨食,司法强拆和行政强拆就没有本质差别,顶多也就手续复杂一点而已。

法律人熟悉的一个提醒是:“纸上之法”(law in books)与“现实之法”(law in action)往往存在差距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4月23日 01:00

欲走还留——当代中国刑辩律师的职业道德困境(1)

基于风险高、收入低、效果差等原因,“刑事辩护难”已基本成为一个共识。一方面,刑事辩护率长期偏低甚至每况愈下;另一方面,有限的律师介入案件也面临会见难、阅卷难、取证难等多种障碍。迄今为止,实务界和学术界的相关讨论大多集中于刑事诉讼制度问题;然而从律师职业道德的角度出发,中国当代刑事辩护同样面临诸多困境。主要表现如下:

1、路人:逃避主义。“路人”律师不是逃兵,并非在同公权短兵相接的过程中落荒而逃,仅仅是基于风险、收益、效果等顾虑,主动选择远离刑事案件。主要表现为两方面:一是刑事辩护率下降,二是人均办理刑事案件数下降。这一集体选择的后果不可轻视:(1)微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3月30日 17:34

“花钱买刑”行不行?

对于学界所用“刑事和解”这一文绉绉的概念,坊间基本以“花钱买刑”取而代之。从胡斌“70码”案、孙伟铭案到药家鑫案等,每当金钱与自由乃至生命直接挂钩,总会引起见仁见智的热烈讨论。新近修改的《刑事诉讼法》也已为该制度“正名”。凑热闹并非我的习惯,不过因编辑相邀,正好又对学生讲授该主题,乃勾勒几笔,谈谈自己的理解。

从根本上说,刑事司法的功能无非是通过处理犯罪,恢复社会秩序,实现社会整体效益的最大化。这其中至少需要考虑三个主体:被害人、被告人及社会公众。每一主体在刑事司法中都存在成本和收益问题,而且往往彼此对立,此消彼长。论证“花钱买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