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兰荣杰 > 个人分类 > 法学随笔
2016年05月03日 23:50

电动自行车与司法改革

在摩托车被禁止上路之后,电动自行车终于成为深圳的下一个目标。政府的理由很简单:电动自行车太容易违章、肇事、造堵甚至成为飞车抢劫的工具。确实,平日里乱闯红灯、侵走机动车道或者随意穿梭变道等行为,十有八九都是电动自行车。然而民间批评政府的理由也同样简单:决策者们高高在上,出入皆有小轿车,怎能体会电动自行车对于底层社会的重要性?!毕竟不容否认的是,对于一个相当庞大的群体而言,尤其是那些需要负重出行的快递、外卖、装修等从业人员,电动自行车不仅是一种更为迅捷、舒适和经济的交通工具,也是他们赖以为生的生产工具。由此看来,“禁电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3月26日 23:54

星巴克的卫生间

相比成都无所不在的茶楼,我还是比较喜欢星巴克。不是因为崇洋媚外,而是在星巴克可以见到更多年轻人,而且没人打牌或抽烟。不过最近几次去星巴克的经历,都让我有不少困惑。原因很简单:几家星巴克的卫生间都挺脏。马桶边缘是黑乎乎的脚印,地上是一滩滩分不清水迹还是尿迹的液体,卫生纸扔得到处都是。我并没有洁癖,可是在一杯香浓咖啡之余,还是很难接受如此糟糕的卫生间。

作为来自大洋彼岸的小资品牌,星巴克在中国的定位并不低。一杯咖啡三四十,一份点心二三十,都比普通茶馆的价格高出不少。兼之咖啡在中国还算小众饮品,因此星巴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1月19日 02:57

为什么汽车限购几乎是必然的?

我是一个法律人,按照惯例,我似乎应该和一大帮法律人一样,指责北上广深等城市的汽车限购政策属于对公民财产权、契约自由权的侵犯,或者至少也有违“公众参与、过程公开”的行政决策原则。可是作为一个俗人,我一向警惕任何宣称“不证自明”的东西,不管它是所谓基本权利还是普世原则。我思考的逻辑很简单:如果换作我是其中一市之市长,我会怎么做?

首先明确一个也许已成为共识的前提:相比城市的道路资源,机动车确实太多了。治堵因此成为必须面对的任务。既然不得不有所行动,接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0月21日 22:14

城市化催生隐私权?

表姐的儿子考上川大,离开家乡那个只有两条街的小镇,来到我所在的省会成都。侄儿一向独立,入学报到时坚决不要父母送行,自己一个人坐车到了成都。我提出去车站接他然后送他去学校,他也一口否决。一直到中秋节放假,我以家庭聚会的名义相邀,他才答应到我家来。

必须承认,我和侄儿并不熟悉,顶多也就三四年见一次。最近一次联系是他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,我曾在电话里提供一些建议。小伙子身体长得快,几年不见,要是在大街上偶遇,我是肯定认不出来的。中秋见面之前,我曾猜测侄儿是否会比较腼腆,就如十多年前刚从川南小村跨进川大校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0月07日 22:16

为什么要为特赦点赞?

时隔数十年之后,全国人大常委会再次启动特赦制度,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,特赦四类犯罪分子。相信对于多数国人而言,可能都是人生中第一次亲眼见证特赦,尽管这一制度在中外司法历史上并不罕见。按照官方的说法,特赦可以展示“执政自信和制度自信”,“弘扬依法治国的理念,体现慎刑恤囚的历史传统”,“激发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,发挥特赦的感召效应”。不过,特赦作为一项宪法条款,迄今已沉睡四十余年,这一事实本身就反映出特赦并非没有争议。其中最常见的质疑理由之一,就在于特赦对于罪刑法定原则的违反。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9月08日 23:39

法官该如何说话?

挂职所在的法院举行演讲比赛,参赛者主要是青年法官,主题是“凝聚青春力量、扬帆法治梦想”。一众青年才俊轮番登台,和平日低调温和的形象大为不同,多数选手都是声情并茂,慷慨陈词,不论讲故事、引经典,最后都是升华抒情,以“法治中国”“人民法官”“鞠躬尽瘁”等“大词”结束。

客观地说,纯粹就演讲技巧评价,各位年轻法官的表现都值得肯定。但我也必须承认,作为一个观众,我总感觉这些演讲的表演成分过重,抒情时“用力过猛”,“大词”用得太多,不够&l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7月27日 22:50

法律人的冷酷

拐卖儿童该判死刑吗?对于这种显然不会有简单答案的问题,多数法律人可能会一笑了之。不过这并不妨碍这一话题在微信上疯狂流传。那些轻易宣泄自己善心的人们最终发现,整个事件其实是某婚恋网站的策划。作为一个法律人,我或许不屑于文案中法律常识的欠缺,但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极其漂亮的广告策划,赚足了世人的眼球。

在当今资讯大爆炸时代,注意力属于高度稀缺资源,审美疲劳又是人类的天性,为了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取胜,广告者必须别出心裁,出奇制胜。究其策略无非两个方面:一是挑动观众的情感,使其因为内心震撼而记住广告内容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7月01日 17:15

微信营销与法官操守

【按】数月前妇女节的随手之作,发在《方圆》的专栏上。近几日见错案追究、法官操守等问题炒得火热,干脆也凑凑热闹。

周末恰逢妇女节,全家老小就以此为借口,到一家新开的火锅店解解馋。点菜时,女儿提出要吃冰激凌,服务员告知,如果我们拍一张火锅的照片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,即可获赠一杯冰激凌。我和爱人相视一笑,都说:“我可不愿在朋友圈发这些东西。”于是最终我们花18元为女儿买了一份冰激凌。

看得出来,服务员觉得有些奇怪。我们一家人怎么看也不像土豪,但是一条微信就可免费获得的东西,却非要花钱买,难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6月09日 09:06

公众为何比法律人嗜杀?

【按】近日获悉,在林森浩案的死刑复核程序中,林父解除了对斯伟江律师的委托,有意另请他人。虽说斯律师令人敬重,但林父救子心切,亦无可厚非。只不过最高法院天威难测,林案究竟何去何从,尚未可知。对于各方表达的汹涌意见,笔者却多有感触。

“复旦投毒案”的被告人林森浩该判死刑吗?这样一个问题,总是让我们容易想起药家鑫,那个于2011年6月被执行死刑的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。两案的被告人都是大学生,都是被控故意杀人,也都被判死刑。与药案一样,林案的最大争议也不在有罪与否,而是该不该杀。两案虽有四年之隔,但有一点却惊人的一致,即汹涌的网络民意均是一片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3月08日 10:03

从姚贝娜到罪犯

按:原载《方圆》专栏。值此妇女节之日贴出来,一为死者致哀,二为生者祝福。

我自认不是追星族,对娱乐明星多不认识。因家中前后多人从军,对军人倒多有尊重。然而我不得不承认,当两天之内先后听到上将张万年和歌手姚贝娜的死讯时,我和千万网民一样,对前者几无所动,对后者却难免震撼或悲哀。实际上,两人于我均是“八竿子打不着”的人,我为何却厚此薄彼,“打了一辈子仗的不如唱了一首歌的”?难道真如批评者所言,我是“价值观偏离”,丧失了基本的是非标准?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1月12日 14:49

理发店的川普

成都的理发店有一个怪现象:只要稍微上一点档次的店,不管是理发师还是助理,工作时间一律操普通话,不管其中“川味”有多重,也不管客人说四川话还是普通话。不仅如此,不少理发店还要求员工使用艺名,既有“阿木”、“阿玲”等港台味,也有“David”、“Lucy”等欧美风。于是在四川话一统天下的成都,理发店不仅“川普”飘飘,还经常来一点“欧风美雨”,让我这种“土包子”不免有“他乡故乡”的不真实感。

如果仅仅店员说普通话也就罢了。毕竟多数店员都很年轻,至少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12月24日 00:29

法律能让人不生气吗?

原载个人《方圆》专栏

深秋的周末午后,抱着女儿,和爱人一起喝杯咖啡,心情和阳光一样暖和。走出咖啡厅,门口是一条单行道,却见一辆外地车在慢慢逆行。司机似乎有点犹豫,我见车窗开着,便大声提醒道:“这是单行道!”司机没有反应,倒是副驾上的中年男子张口就来一句“国骂”,估计是嫌我多管闲事,然后一脚油门,留给我一串青烟。

本是好意提醒,结果遭遇“狗咬吕洞宾”,我本能的反应是回敬一句,可是刚张开口,就意识到怀中还抱着女儿,只得硬生生吞了回去。妻子目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11月20日 22:28

我们该从呼格案反思什么?

【按】应搜狐评论之邀,在访学之余草就短评一篇。一家之言,供方家批评。

18年前,年仅18周岁的呼格吉勒图因强奸杀人被判死刑。9年前,明显更可能是真凶的赵志红落网。今天,内蒙古高院决定对呼格案立案再审。如果不出意外,呼格吉勒图将是近年来第一位在执行死刑后获得平反的蒙冤者。此前的赵作海、佘祥林、杜培武和张氏叔侄等人,平反前虽然都系狱多年,但至少还留着一条命在。与呼格命运最为相像的是聂树斌,但是不管舆论如何一边倒,河北法院依然坚持聂案并无问题。从这一点看来,呼格之死何其不幸;但能有机会翻案,依然还算幸运——至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11月10日 09:06

犯罪是怎么减少的?

2012年1月1日,全国列车实行实名制。与此同时,网络购票、电话购票等日渐流行,大有成为主流之势。两三年之间,此前一年数度围绕火车票的全国性争论逐渐式微。“春运”和“黄金周”虽然依旧一票难求,但是焦点已经从黄牛、高价票变成抢票攻略。曾经不无质疑之声的实名购票和持证上车,迅速成为一种新的社会常识和群体习惯。社会管理对个体行为和集体意识的深刻影响,由此可窥一斑。

不过被火车实名制改变的,其实远不止人们的购票习惯。一个或许未曾被预见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9月04日 15:30

法律的三张面孔

【按】财新记者陈宝成近日被检方不起诉,重获自由,并迅速回归法治报道,可喜可贺。虽然缘铿一面,但网络上与宝成兄亦曾有过交流。宝成兄身陷囹圄之际,曾就其遭遇写过一篇短文,如今贴出来,权当贺礼。

你跟政府讲法律,政府跟你讲政治。你跟政府讲政治,政府跟你耍无赖。你跟政府耍无赖,政府跟你讲法律。

——网络段子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8月21日 11:03

也谈法学院毕业寄语

(上个月,毕业季,应邀草就一篇关于法学院毕业寄语的评论。今天已属昨日黄花,贴出来权当一笑。)

铁打的校园流水的学生。又到七月,从全国六百余所法学院系中,又有近十万毕业生走出校园,汇入汹涌的就业大军。他们的人生,将从此而大不同。这一次的转变,不再仅仅是从一个学校走向另一个学校。对于绝大多数毕业生而言,校园将成为永远的过去,再次踏足教学楼和宿舍的时候,可能是多年后的校友聚会,甚至是人到中年后送子女上学。有关校园的一切记忆,不管是学业、友情抑或爱情,都在学位帽抛向空中的那一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1月03日 14:07

刑辩律师执业风险与职业伦理指引(讨论稿)

【按】安全地做一个有担当的刑辩律师,相信这是诸多法律人的梦想。然而执业风险与职业伦理并非总是结伴同行,尤其在当下中国这么一个特殊的司法环境中,两者之间可能经常存在龃龉。不才末学,草就一份《刑辩律师执业风险与职业伦理指引》,斗胆求教于各位方家,亦望能抛砖引玉,引起业界更多讨论。任何批评和建议,请致lanrongjie@gmail.com.

目录

第一节         委托代理关系... 2

第一条         【监护人、近亲属委托辩护】... 2

第二条 &nb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09日 22:01

狂欢与焦虑——刑事诉讼娱乐化反思

在所有的部门法律中,刑事诉讼可能是最能吸引眼球的一个。猎奇之心,人皆有之。不像民法的平淡和刑法的冷酷,刑事诉讼总如一部部扣人心弦的谍战剧,一边是阴险狡诈或刀光剑影的犯罪,一边是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的侦查;破案之时总是柳暗花明大快人心,审判之时又见庄严肃穆善恶有报。整个一个刑事诉讼程序,人性与制度、智慧与力量、正义与邪恶相互交融,身处其中的罪犯或许步步惊心,聚众围观者却往往能收获诸多欢乐。也许正是此,绝大多数涉案涉法的影视剧均以刑事案件为主,很少有民事或者行政案件当得了影视“主菜”。

不过影视毕竟是影视,更多只是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。现实生活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5月22日 15:25

律师形象缘何欠佳?

莎士比亚曾言:“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杀死所有的律师!”这或许有文学的夸张,然而一个必须承认的现实是,尽管律师职业对于现代社会极其重要,但社会声誉却不如人意,甚至有每况愈下之隐忧。美国律协的一系列民意调查表明,过去数十年来,公众对律师职业的负面感受日渐上升。狡猾、贪婪、没有原则、讼棍、“魔鬼代言人”等负面词汇,开始越来越多用来描绘律师形象。

诚然,律师职业形象欠佳,很大程度上源自现代社会的全盘“法律化”。过去只靠宗族、乡邻或者单位就可妥善治理的社会,如今越发依赖于法律以及法律职业。当下的市井小民,无论买房、购车、下馆子、上医院、做买卖、成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3月30日 17:34

“花钱买刑”行不行?

对于学界所用“刑事和解”这一文绉绉的概念,坊间基本以“花钱买刑”取而代之。从胡斌“70码”案、孙伟铭案到药家鑫案等,每当金钱与自由乃至生命直接挂钩,总会引起见仁见智的热烈讨论。新近修改的《刑事诉讼法》也已为该制度“正名”。凑热闹并非我的习惯,不过因编辑相邀,正好又对学生讲授该主题,乃勾勒几笔,谈谈自己的理解。

从根本上说,刑事司法的功能无非是通过处理犯罪,恢复社会秩序,实现社会整体效益的最大化。这其中至少需要考虑三个主体:被害人、被告人及社会公众。每一主体在刑事司法中都存在成本和收益问题,而且往往彼此对立,此消彼长。论证“花钱买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