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兰荣杰 > 个人分类 > 之江杂谈
2014年03月27日 01:17

警察权的界线

第一次到温州出差,住在市区某宾馆。晚上10:30左右,门铃声响起,打断我的备课思路。惊讶之中开门,居然是两名宾馆服务员,男性,手拿一份名单,要求我自报姓名,以确认和登记入住者是否属于同一人。多年来,我倒是第一次在酒店遇到这种要求,不满之情溢于言表。服务员颇显无奈,一边表达歉意一边解释说,这是当地公安局的硬性规定,要求各宾馆必须在晚9点后逐一查房,确保每个入住者都在前台经过登记。

第二天下楼,我注意到电梯口有一个告示,内容即为前述公安机关的要求。同住该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3月18日 14:18

司法腐败治理的标与本

(删节版原载《新世纪》2014年第8期)

一个判处十年有期徒刑的罪犯,至少需要在监狱呆多久?除非存在特定的严重疾病,问题的答案主要取决于一个因素:他能否得到减刑或假释?对于普通罪犯,减刑途径几乎只有“华山一条路”:认真遵守监规,接受教育改造,确有悔改表现。一般来说,十年有期徒刑会执行八年左右。不过对于广东健力宝集团前董事长张海而言,他只需要服刑五年十个月零两天,就可以提前出狱并携女友远走高飞,到境外享受自由的时光。只不过,张海的自由却是以他人的牢狱之灾为代价。因违法为张海办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3月04日 17:45

厦门的芒果5斤重——兼谈错案何以发生

周末正值爱人生日。难忍杭州阴冷彻骨的冬天,也趁着时间合适,我们便去厦门晒晒太阳。周六上午,徜徉在环岛路旁的海滩上,偶见一条小巷颇有味道,随兴溜达进去,发现是地图上强烈推荐的“文艺生活街区”曾厝垵。冬日暖阳之下,一路别致的客栈和小店,三两悠闲的游人,再加点音乐和闽南小吃,颇有一番“这才叫旅行”的感觉。

走到曲折弄堂的尽头,有几家卖水果的小摊位。一溜热带水果,五颜六色,颇为诱人。与别处不同的是,每家摊位都挂着快递的牌子,打着“全国包邮”的广告。感叹闽南人会做“一条龙&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3月01日 01:44

另一排地铁售票机

再次坐高铁到北京南站,转乘地铁4号线入城。对于我等外地人,到地铁站台的第一件事就是购买单程票。根据经验,人工售票窗口不仅有限,而且往往人满为患,所以最好是找自动售票机。南站设计倒挺合理,高铁乘客出口正对面就是四台售票机,不过因为人流量太大,全都排着长长的队伍。但我别无选择,只有乖乖排队的份。不仅如此,因为看到队伍太长,我还得赶快加入,免得稍一迟疑,购票队伍就又要加长不少。我唯一的“选择”,不外乎是凭感觉找一条(可能)稍微短些的队伍而已。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9月08日 02:01

法律人的关心

——在浙大光华法学院2013年研究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

各位新同学:

大家早上好!

七十多年前,浙大老校长竺可桢告诫当年的新生:“诸位在校,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,第一,到浙大来做什么?第二,将来毕业后做什么样的人?”对于这两个问题,今天的浙大学子经常戏谑地回答说:“混!”“混混!”

不要以为这是笑话!这很可能是事实。我和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6月26日 14:06

聂树斌和王书金:解不开的死结?

聂树斌与王书金,究竟谁杀了康某?

这个问题的答案,其实已经无关生死。聂树斌已经在18年前被执行死刑,王书金也因另负三条人命,或许也命不久也。然而我们关注这个案件,除了对于真相的执着和对于(可能的)冤死者的同情,更多是想检视中国司法的纠错意愿和能力,评估中国司法乃至执政者的伦理底线。然而仅就目前看来,这个问题似乎很难有一个答案。

一、问题的关键:采信谁的口供?

2013年6月25日,王书金案二审在河北邯郸开庭。这一场迟到六年的审判,看起来似乎有些荒唐:一审被判死刑的王书金,上诉并非为了求生,而是抗议一审法院少算了一条人命在他身上,主动要为康某被害一案担责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4月19日 00:01

政策的德性

房地产“空调”多年之后,号称“最猛”的“国五条”登台亮相。除了老调重弹的限购、限贷之外,真正的杀手锏无疑是对二手房转让征收20%的所得税。一时之间,抢在“国五条”落地之前,各地二手房交易呈天量暴增,房管部门的排队大军甚至堪比春运。不仅如此,由于限贷、限购、缴税等多与户口挂钩,各地都出现大量因买房、卖方而假离婚、假结婚的现象,以致有民政部门在门口贴出“楼市有风险,离婚需谨慎”的告示。网上更是不时传出“弄假成真”的故事,甚至有潜伏多年的“小三”借机上位,“逆袭”成功。楼市之荒唐,生活之无奈,爱情之脆弱,由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3月20日 22:58

信任从何而来?

江南的冬天太阴冷,为了给女儿一个温暖的春节,我和爱人早早订下马来西亚的机票和酒店。目的地是靠近泰国边境的一个小岛,名叫兰卡威,十五年前还算穷乡僻壤,如今已是享誉全球的度假胜地。游客以欧洲人为主,不过近年国人日益多起来,春节黄金周尤其如此。

兰卡威本岛不大,官方统计常住人口不到十万。自西向东横贯全岛,开车半小时足矣。然而毕竟地处热带,即便岛上植被茂盛,也少有人敢在炎炎烈日之下徒步太久。兼之年初属于旅游旺季,岛上出租车尽管价格昂贵,依然是供不应求,尤其是在热门景点。正是因此,出行前仓促浏览的几篇自由行攻略中,都把租车作为亲子旅行的必要选项。

入住宾馆后,我们出门午餐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3月06日 01:22

认识你我的偏见

给本科生上《刑事诉讼法》课程,讨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。这一做法系2012年修法时新增,仅适用于未成年人犯罪。课堂上播放一个案例,犯罪嫌疑人——姑且称之为小韩——是安徽某高三毕业生,高考后的暑假无所事事,沉溺于网吧,钱花光之后持刀抢劫一女士,获得现金数百元。案件侦查过程中,犯罪嫌疑人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也寄到,来自省内一全国重点高校。考虑到犯罪嫌疑人系初犯、偶犯,兼之认罪态度好,改造条件佳,检察机关决定不起诉。

严格说来,按照案发当时的法律,小韩并不适合被不起诉。修改前的《刑事诉讼法》规定,只有当犯罪情节轻微,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,才可以按不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2月20日 14:12

法官的职业性麻木

又到年底。在这冬天的冷雨中,我总是容易想起一个人。他的名字我已经忘记,但是他那张年轻的脸,那瘦削的背影,以及混杂着悔恨与愤怒的眼神,却时时浮现在眼前。尽管,我和他的人生交集其实只有区区二十来分钟。

他来自湖南农村,就像他的许多儿时伙伴一样,初中毕业之后,不算意外地没能继续学业,转而到沿海打工。我们见面的时候,他刚好20岁,一个花一样的年龄,充满各种可能。只不过,他的人生在这一年拐向一个他肯定未曾规划的方向:看守所。

我们见面的地方,是杭州某基层法院的审判法庭。身着号服的他,因涉嫌盗窃接受审判。我初到浙大任教,去法院随意选择案件旁听,希望直观了解当地司法。我坐在旁听席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23日 00:56

也谈“中国式过马路”

最近一个段子特别火:“所谓中国式过马路,只要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走了,与红绿灯无关。”相信读者诸君和我一样,看到这条段子的第一反应是哂然一笑,佩服作者的诙谐与机巧;接着是禁不住点头,对作者的观察深感认同。不仅如此,估计很多人都会打开回忆之门,反思自己是否有过同样的“从众违法”行为。

我承认,自己跟着“大部队”闯红灯的时候也不少。不过必须澄清一点,除了个别极为特殊的紧急情况,确保安全是我闯红灯的首要前提。然而不知是否因为自己的法律人身份,抑或因为大学教师的标签,每当“随波逐流”闯红灯的时候,我总要经历一番内心挣扎:跟着“大部队&rdqu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9月24日 18:44

桥塌了,超载司机一定有责任吗?

哈尔滨塌桥事故调查结果出来了,几乎不出意外,依然是货车超载惹的祸。想起一篇数月前的短评,本是针对怀柔塌桥事故而写,今天贴在这里,似乎也勉强算是“应景”。

34岁的司机张文军,驾驶超载110吨的挂车,压垮北京怀柔某桥梁,获刑4年,另需赔偿地方政府1556万元。简单的一串数字,离奇的一个案件,在网络上引起讨论无数。然而七嘴八舌之中,对法院判决赞同者少,质疑者多。反对的声音主要有三种:一是怀疑桥梁本身是豆腐渣,张文军无非是倒霉路过,不幸成为代罪羔羊;二是认为赔偿金额过高,一个打工仔一辈子也赔不起;三是认为超载乃体制痼疾,兼之张文军是受车主之命超载,严惩其个人属于治标不治本。</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9月15日 14:32

如何治理交通噪音?

中国城市苦噪音久也。分析噪音之来源,大小车辆恐怕是罪魁祸首。几乎任何一个临街的窗户,都免不了交通噪音的侵袭。汽车驶过时低沉的摩擦声和破空声,或许还可忍受;然而此起彼伏的喇叭声,总是让人容易抓狂。尤其在早晚高峰时期,或者车站学校商贸中心等地,噪音的分贝几可直逼机场。

每有朋友从美欧日澳过来,总是对此莫名惊诧。大约在真正的汽车发达国家,尽管交通密度可能更高,车载喇叭却很少用到。一位来自美国小城的朋友,曾经在中国西部某城市包车出行。饱受喇叭之苦的他,因为无奈和无聊,一路计算司机鸣笛的次数。结果在不到80公里的路上,他居然数到630余次!

一个更为尴尬的现实是,多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01日 21:36

当法律遇到外国人

最近一段时间,外国人在华犯事似乎突然猛增。恶劣者有英籍男子在北京宣武门当街性侵中国女孩,结果被路过之中国爷们痛殴。稍次者有俄籍大提琴手在火车上辱骂中国妇女,被人录像并于网上疯传,导致被乐团解聘。还有沈阳某留学生酒后闯进超市,强拿东西却不给钱,面对警察居然叫嚣:“我是外国人,有豁免权,中国法律不能制裁我!”

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乃当今普世原则,中国传统社会也有“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”之说。法律的本质是对事不对人,所以在西方文明中,法律的象征通常是一个蒙眼神女,一手持天平,用以判断是非,一手持宝剑,用以斩除邪恶。既然如此,不管是金发碧眼之欧美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5月07日 21:05

刑辩律师为何容易失德?

前文论及,中国当代刑辩律师表现出四种职业伦理困境,分别是“路人”、“顺民”、“帮凶”和“斗士”。客观地说,不管是哪一种角色,与法治发达国家的同行相比,中国刑辩律师的职业伦理困境都显得较为特殊。究其深层次原因,在于中国律师的职业伦理实践不仅受到主观选择和职业特点的影响,更与中国特殊的司法环境及律师行业管理有关。具体分析如下:

1、因律师个体原因导致的道德滑坡行为。对于中国当代刑辩律师的职业伦理困境,尽管可以从体制、文化、规范等多个方面寻找原因,但绝不能否定律师个体的主观责任。一方面,一些律师确实有主动“作恶”的行为,即“做了不该做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4月26日 22:36

官家打架,百姓之福?!

近日,最高法院颁布司法解释,对于法院参与房屋征收强制执行——即通常所谓之“强拆”——作出规定。坊间多有欢呼之声,尤其是看到司法解释中有“明显不符合公平补偿原则……应当裁定不予执行”的字眼,就认为多年流弊的行政强拆可以大幅减少,取而代之的将是皆大欢喜的自愿搬迁。不过心存怀疑者也不在少数,通常的担心是,只要法院还在政府的“屋檐”之下讨食,司法强拆和行政强拆就没有本质差别,顶多也就手续复杂一点而已。

法律人熟悉的一个提醒是:“纸上之法”(law in books)与“现实之法”(law in action)往往存在差距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4月23日 01:00

欲走还留——当代中国刑辩律师的职业道德困境(1)

基于风险高、收入低、效果差等原因,“刑事辩护难”已基本成为一个共识。一方面,刑事辩护率长期偏低甚至每况愈下;另一方面,有限的律师介入案件也面临会见难、阅卷难、取证难等多种障碍。迄今为止,实务界和学术界的相关讨论大多集中于刑事诉讼制度问题;然而从律师职业道德的角度出发,中国当代刑事辩护同样面临诸多困境。主要表现如下:

1、路人:逃避主义。“路人”律师不是逃兵,并非在同公权短兵相接的过程中落荒而逃,仅仅是基于风险、收益、效果等顾虑,主动选择远离刑事案件。主要表现为两方面:一是刑事辩护率下降,二是人均办理刑事案件数下降。这一集体选择的后果不可轻视:(1)微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28日 22:40

今天,你公民了吗?

——荐龙应台《野火集》

注:学院图书馆给我一个任务,让我推荐一本法学专业书籍给大家。左挑右选下来,面对一大堆所谓“法学经典”,总觉得难有称心如意之选。因为我向来认为,浙大的学子,尤其是之江的“山民”们,或许少有人缺乏专业素养。可是身处浙江这一功利主义昌盛之地,时逢士农工学商普遍浮躁之日,浙大学子最需补充的,或许是一种“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,事事关心”的公民精神。

有一本书,二十一天内再版二十四次。

不到半年的时候,再版已经超过五十次,卖出十万本。

在八十年代末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0月21日 12:08

旁观检察机关的“学术癖”

笔者窃据法学院一教职,在学言学,故虽资历浅薄,也能偶尔参加一些学术会议。这些会议经历中,一个印象被一再强化:相比法院和公安系统而言,检察机关似乎特别愿意组织、参加各类学术性会议,也特别愿意提交论文。其积极性和热切程度,几乎同以学术为职业的学者不相上下。比如上月在洛阳的一次论坛,与会者来自全国上下数十家检察院,人数过百;但因会期限制,只能安排区区十个主题发言人。结果因气氛热烈,诸多与会者深感不吐不快,主办方不得不临时增加发言。检察系统的研讨热情,由此可见一斑。

检察系统对于学术的钟情,还有其他不少明证:

一是科研机构和人员。比如在最高人民检察院,既有专门的政策研究部门即研究室,还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8月30日 06:17

重庆没有市场?

开学在即,第一次从重庆起飞回杭州。大巴车从川中某市直奔重庆江北机场,一路高速,不到200公里,却给我以“冰火两重天”的感觉。

当然,这并非说重庆这个“火炉”比起四川来,气温高了许多。笔者的感触,主要源于高速公路两旁的广告牌。在四川境内,拔地而起的商业广告牌接二连三,想方设法抢占最佳角度,拉扯路人的眼球;尤其是靠近城市的区域,已经大有见缝插针的趋势。然而一旦进入重庆,不仅广告牌密度大为降低,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公益广告,比如环境保护、科学发展、“唱红打黑”等——居然看到好几次久违的雷锋!重庆境内100多公里路程,笔者只看到5块纯商业广告:一块银行广告,一块汽......

阅读全文>>